对当下中国花鸟画发展路径的思考

作者: 协会组织  发布:2020-02-09

:本文以传统文化在保持其自身文化特性及样式的基础上,认识与总结出敢于纳取他文化以健全自身才谓真正的中国文化的传统精神。同时亦在分析基础上,指出当下中国画在发展上存有的认识误区与发展动能上的乏力。面对当下信息化、全球一体化的发展态势,尤其对当下中国画在多元文化影响下在创作理念与艺术表现语言间的互动、关系如何建构等,在接触冲突交流适应整合的认识基础上,梳理出当下中国画必然要再发展的一些思路。

  【摘要】:中国花鸟画是表达民族感情的一个重要载体。中国花鸟画自魏晋初创、盛唐发展、成熟于宋,至今已有其漫长的发展历程。从历史演进的复杂性去探析,艺术与社会发展,有时是艺术促动时代发展,时代反过来更促使艺术在表现语汇上的更迭创新。中国花鸟画作为传达民族感情的载体,必然要依附上述发展规律,在时代发展背景下进行自身再发展的创新实践,以适应时代对多样文化的欲求。求同存异,是当代世界文化发展的大的趋势。本文就当代中国花鸟画题材范围、空间、结构、色与墨的互动等诸个视角,在经年不辍的艺术实践基础上进行了理论上梳理与总结。

:文化;中国画;互动;理念;表现语言

  【关键词】:中国花鸟画;空间结构;色彩;题材

一、对文化发展的认识

  引论

中国幅员辽阔,自古至今即为一个多民族国家。因地域的广袤所带来的物种丰富、气候多样性等,在此基础上呈现出了不同的文化习俗与各民族不同的审美欲求。历史演进中可得知,文化形态、政治体制的类型、经济模式,三者在推动人类发展的过程中,均以各自的独特效能发挥其各自的作用。可以讲,三者间的互动塑造了社会总的形态。那么艺术的样式或者我们称其为时代的风貌是否是在一个封闭的系统内形成的呢?绝对不是。历史发展证明,文化是一活性、动态的纳取系统,通过战争、贸易、人口迁徒等人类的生存活动,对文化的发展带来动能,而且愈是以上活动的频繁,文化的形态愈会为我们呈现更为动人的表现样貌。

  著名历史学者许倬云先生在《我者与他者》一书中论到:中国的历史,不是一个主权国家的历史而已,中国文化系统也不是单一文化系统的观念足以涵盖。不论是作为政治性的共同体,亦或文化性的综合体,中国是不断变化的系统,不断发展的秩序。①此段论述,深刻剖析了中国漫长历史发展的动因与发展规律。同时,亦向我们暗示了中国文化在交融异域、采拮各个历史时期文化内涵与样式的内在逻辑、结构的因果关系。何谓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中国民族艺术传统,正如本人已发表的《多元吸纳,走化育之路对当下中国画创作的思考与创作主张》一拙文中(《文艺争鸣》2010年第6期)所论述的:中国不同历史时期中国画对于不同阶层(审美观念和形式表现语言的吸纳上)、不同类别(民族文化中不同艺术样式的借鉴)、不同地域(外来文化的进入与融合)等诸方面,均视为可以用来补足、强健这条动态河流的有效补给资源。中国画在历史发展进程中,其发展强劲的动因是依民族全部的文明成果为动源,以吸取外来优秀文化强健肌体为手段,从而使中国画在演变内涵上有着极强的创造与再造能力。②以上从许倬云先生论证与本人所认识到的中国艺术的发展这两个视界认知中国当代花鸟画再发展的动因及必然性,就能全面、客观、辩证理悟中国传统艺术中,作为独特载体的中国花鸟画在漫长发展历程中,其内在发展的活力与其它中国艺术门类发展中的逻辑链接关系。

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有其深刻的内在发展缘由。正如许倬云教授在《另类考古学》一文中所指出的:其实,多线平行的演化论,即已容纳了传播的扩散效应,及相应而起的跃进效应。①多线我认为就是多种因素的,如政治、区域、物种、经济等,多线的交织、重叠,影响一个民族历史的发展与文化的形成,尤其对民族文化的背景会起到决定性影响。进而在一个资源领域与另一个资源领域相接触,经过交流而致融合,其间互相的影响,会改变演化阶段发展的速度及发展的方向。在一个领域的文化与另一领域的文化相融合时,新的文化综合体,已不再是原来任何一方的生活方法,而是另一生活方式。②各民族纳取其它民族优秀文化因子,因子碰撞后会产生一个新的结果,中国文化正是在历朝历代发展中,在汇入其他文化的养分中发展形成的新时变的文化综合体。不过融合的深度与广度会导致演化阶段的发展速度,发展速度会给我们展现新的文化综合体的内在鲜活生命力。

  中国花鸟画的凸显,在孔六庆先生的《中国画艺术专史花鸟卷》中是这样描述的:史前至秦汉萌芽状态的从花鸟图像到花鸟画形态的初显,也是中国文化发展的中国性特点的一个初显。③从花鸟图像到花鸟画的转变,其内涵异常丰富。花鸟图像可以理解为装饰性的、未有独立内涵与意义的、纯美的图形,远古多在器物上出现。花鸟画创作理念的勃发必然会以新的表现手段相协出现,其背后谙合社会发展所提供的综合的支持因素。首先统治阶层与庶民共同祈愿的吉祥和平,即想说就说的话多了,且又有特定题材与比喻的选择倾向、美感的流向定势花鸟画萌芽的主干,就是这样自由生长的。④依孔六庆先生的论述,我理解中国花鸟画的生出,首先是思想教化的催生,其次审美流变的欲求,还有表现技术的支持,诸因素的相协,中国花鸟画自产生以来,

这种新的文化综合体,从内核与外在的样式均承载着丰厚的内涵,这种新的文化综合体在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是一最根本的发展规律。如:古希腊从埃及文明纳取的营养促使希腊文明全方位的鼎盛发展;古罗马在战争的劫掠中全盘接受了希腊文明的恩赐;文艺复兴在剥离中世纪遗产中亦得到思索;汉、唐开放的胸襟,勇猛的吸取外来影响,形成与铸就了瑰丽雄浑的汉民族文化的辉煌;宋在以上基础上形成了真正纯粹的汉艺术的高峰期;即使是元、清二朝的异族统治,也因其两朝统治者全盘纳取汉民族文化,亦创造了不朽的文化成果。以上简要的梳理,更由于中国在历史发展长河中的曲折及其自身这个系统的复杂性,虽然有许倬云教授所说的越是复杂的系统,其系统平行的发展方式也越有多样的可能。复杂的系统意味着内部有向外部可以连接的多个接触点,这些接触点与外来文化接触后会产生多层面的涵化作用,虽经历的过程也有越多的曲折。但无论怎样,中国文化的形态,是历代发展中与其他异域文化在交流、融汇,不断整合而产生的文化形态,这一规律的认识是中国画在文化导引下再发展的认识基础,亦是中国画必须依时代发展而求新求变的发展逻辑动因。

  即以特定的表现语汇融进中国传统艺术之中。

二、对文化发展规律作用下中国画必然要再发展的认识

  中国花鸟画的历史发展,依孔六庆先生的论见,自秦汉开创以来,他研究得出:花鸟画独立以后有四个清晰的时期:一是唐、五代、两宋,以工笔形态为主达到了高峰的时期;二是北宋起画法向水墨发展,至元代实现了水墨转型的时期;三是明、清两代,以水墨大写意形态为主并达到了高峰的时期,同时是多元化形态发展的时期;四是近现代,花鸟画吸收西方艺术,在继承与革新中多元化形态发展的时期。⑤此研究的结论较为清晰为我们勾勒出中国花鸟画的发展脉络与承传发展的内在关系。那么,当代中国花鸟画如何再发展以确立其当代性,依孔六庆先生对中国花鸟画所做出的在中国绘画中的独立性,在世界艺术中的独到性,是一种客观的存在⑥的肯定结语中,我们如何在新的世界形态多元欲求的逼迫下,对中国花鸟画注入新的发展因子,是今天紧迫要解决的问题。因为,正如许倬云所总结中国自十九世纪以降至今,已经历了托古改制、坚持中国文化本位、学习西方武器及生产工具、民间宗教、革命行动、坚持社会主义立场、教育、学术以推动西化、经济发展与改革等八个项目的改革。通过八次锻炼,中国已不再是传统的中国。中国竟在几个古老文化体系之中,经历了最大,也可能最为彻底的变化过程。⑦思考当下中国花鸟画如何再造发展生机,我们亦躲不开全球文化,尤其强势文化的挤压。当下全球文化交流呈现极为复杂的势态,正如许倬云先生忧虑的指出:今天所谓政治与社会的精英,甚至已不再能阅读中国文化的原典,也不能欣赏中国文化结晶的诗歌,音乐与艺术。⑧而且他们没有注意到这一民族认同,既未依托于文化的基础,而多民族的复杂性也不再能编造血统与基因的关系⑨。而此时的中国的经济与文化,都正在迅速地就属于全球化的巨网中⑩。以上全球文化互融发展背景下,中国花鸟画如何会走出、能走出而达到新的发展空间,的确是当下中国花鸟画业内践行者所要思考的一个大问题和面临的巨大挑战。

作为文化这个很具体的东西来讲,何新在《论中国历史与国民意识》一书中,对文化的构成是这样描述的:第一、社会的经济体系第二,是这个社会中人和人所形成的社会关系网络;第三,是指一个社会的意识形态,它的精神产品、宗教、艺术;第四,是指这个社会的行为价值系统四个层面的层层相扣构成一社会的文化形态。艺术在这个活跃的结构中,它的左右上下均被其它构成因素所制约。但是,艺术依文化的发展来做自己能动的反映,中国画作为艺术中的一种表现形式,它的发展虽有个性的反映,但它必须谙合文化发展的规律,两者间是纵向、横向的因缘互动。时空跨越辨析中可知,中国画是在经济的发展、政治制度日臻成熟、技术进步而带来民族间交流的频繁。中国画在纳取外来艺术养分的过程中,至宋融创出最彻底反映中国艺术精神的水墨及淡彩山水画。照徐复观的阐述此高峰乃出现在第10世纪到11世纪百余年间的北宋时代。同时中国画另外二科亦达至高峰。唐自王维开创水墨新表现语言,中国画在中古期所表现出的创造张力和勇气,对于今天中国画的发展有其特殊的借鉴意义。但是,我们也不能不忧虑的看到,唐宋中国画高峰呈现后,中国画在表现语言上以墨为上的理念,自宋士大夫文人掌握艺坛,其理念为中国画各科尊用,水墨语言统领中国画千余年,其后果致使中国画表现语言日趋单一,中国画失去了多元表现语言发展的土壤与空间。今天时代飞速发展,中国画要和其创作理念、表现语言和当下时代需求结合,必须要在创作与理论研究中进行双向的多元探索与变革。

  如何会走出一条中国花鸟画的新途?中国花鸟画能走出一条新路。梁漱溟先生语:从中国以往历史征文,其文化上同化他人之力最为伟大。.中国花鸟画在此深沉文化背景下,必能取人之长,融化新知,健全自身。同时,良知与责任在肩的中国士文化精神亦会在新时期的契机中,以自身文化的深厚积淀为依托,寻觅新途的努力是永不会消解的。

三、中国画创作理念必须要转变的缘由

  第一个路径:融汇与构建宏观类文化观念

纵观近现代世界发展,在西方工业革命所产生巨大效能的影响作用下,文化步入一个新的调整期。20世纪初的东方,第一个承受此西方文化的是中国、日本,日本很快就决定要全盘接受,中国则一直在抗拒与磨合,其过程到今天还没完成。③抗拒与磨合的时间长久是中国历史悠久、知识分子心态复杂原因所致。依此,中国画自近现代在创作理念上的转变亦显得异常困难。考察近现代多种改革中国画的理念,如:陈独秀的革命论、徐悲鸿的改良论、潘天寿的距离论、高剑文、高奇峰的结合论、林风眠的调和论等。④以上理念的提出,均是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审视以往中国画的历史发展与当时的创作结果而提出的,但是由于种种制约,中国画创作与理论上变革的抗拒与磨合,今天仍在继续,致使创作理念上的变革仍不彻底,创作的结果仍没有崭新的表现语汇以使中国画融入世界。而面对鲜活的时代发展,对此不能不引起我们深深的忧虑。今日,经济全球一体化、资讯同步化的社会发展已使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速,致使今天中国已由悠然的农耕社会步入工业化的城市社会。大众在此影响下,审美欲求已发生了彻底的转变,以上场景下的中国画要想与时代发展同步与世界接轨,以突破求得发展,必须要在创作理念上进行彻底的转变。改革之路正像《易经》所告知的,事物发展只有吉、凶两条道路,没有中间可妥协之途。

  中国已不再是传统的中国。

当下时空,中国画在异域文化的激烈碰撞和交流中,面对如何承传与发展中国画新的表现语言两大问题,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因为以往农耕文明背景下牧歌式的图式即黑白单色的表现图式语言,已不能也绝对满足不了今日大众对美的欲求,更不能承担今日民族文化的发展交流重任。因现代化冲击了人们彼此熟悉的自家生存家园的同时,即现代化在摧毁旧的东西之际,亦重建了一个由正宗文化被冲垮后演变出一种混合的新文化。中国画作为艺术中的一个构成部分,必然要在创作理念上符合时代发展,依人类发展之需,不能再狭隘站在二分思维、斗争哲学、肯定否定的角度去看待今天时代文化的发展,而要以翟墨先生所论的在同步性增长的基础上创造一个高度协同化生存,可持续发展的优存生境和悠存心态。⑤依此,当下中国画必须突破自身,破除近现代中国画在发展中所存有的所有疑虑,以包容的学术胸怀,欣喜纳取人类所创造出的所有文明成果,当下的中国画创作,只有真正在创作理念上有所转变,视各种努力于中国画的创新与探索,均为人类文明的发展增加含量。当下的中国画创作更要以悠然心态容纳异域文化,只有以上理念的树立,才能构成今天发展创造的原动力。

  当代世界格局在政治、经济、文化的激烈碰撞搏奕中,凸显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复杂发展态势。其中,文化的再造与再生是不同文化载体的民族所面临的生死攸关的根本问题。文化是一个有结构的实体。但是结构无论如何坚固,必然在历史进程中,结构亦会在时代潮流的涌进中呈现解构的可能。在解构中的空间中容纳新的元素,重塑出新结构,这种结构的再生是民族文化得以再发展的基石。

四、创作理念的转变与表现语言间的互动关系作用

  中国花鸟画依此背景的影响中,必然要思考以下几个问题:西方现当代艺术创作理念的影响与冲击;当代中国花鸟画自身在承传中如何吸纳这种影响,如何迎对这种冲击;当代中国花鸟画怎样梳理出清晰的理论主张与未来发展的趋势。针对以上几个问题,特别是面对西方现当代艺术创作理念的浸润,中国花鸟画发展历程中,已有任伯年、吴昌硕、潘天寿、林风眠、吴冠中诸大家在其个人的理论呐喊与艺术实践中已有回应,更以实践的结果促动了中国花鸟画向前发展。时至新的世纪,人类社会在传播信息、获取信息方面已无隔阻,对于艺术间的交流与影响,亦无时空的限制。基于此,中国花鸟画如要在新的世纪,即当下的时代,如何发展,必须要思考自然与人、社会与人、人与人、人与艺术的数层关系,以此提升至建立宏观的类文化视野。正如翟墨先生在《登高海自平》一文中所说的:人类文明上中下、前中后、左中右的多维贯通。本于此,就能以异人同类、异文同化、异民同族、异国同家重新解读人类、文化、民族、国家等词汇的含义.。

阅史细读画论可以感知,任何时代的发展,任何艺术所呈现的高峰,其内核的作用,无不是理念转变为事物发展的最大推动力。中国画在漫长的历史演进中,无论其创作理念的适时顺变,表现语言的革新等,均为当下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借鉴素材。若将中国画发展至宋进入高峰期。宋之前时期创作理念以自然为重,注重绘画与政治间的互动及绘画功能的发挥。如:图画天地,??写载其状,托之丹青、丹青之兴??美大业之馨香、图绘者,莫不明劝戒、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等理念促动艺术前行,宋以前至宋时的绘画创作理念的阔达,直接造就其时绘画在表现语言上的恢宏雄阔与典雅精妙。。由于体察自然精深写载其状与对助人伦政治需求的理解,此期绘画在表现语言上是多元表现语言并重,唯自然为真的创作态度。

  基于以上的认识,中国绘画中花鸟画,尤其是践行于此的创作者与理论研究者,必须要以大的胸襟,审视与重新解读中国花鸟画当下的现状、未来发展的路径,更要立足当下的时代背景,在中国花鸟画的新观念的建立及载体的二元研究视野中,做出新的判断。

自唐王维开创水墨语法,至宋在诸多伟大的传承者,如郭熙、范宽等,但不可忘记在水墨山水之外还有大量以丹青绘就的绝佳品。时代的强盛,艺术品高下是一重要的参考系数,唐宋艺术高峰期可以看到文化交流与涵化吸纳的结果。那么,唐宋当时为世界文化中心。如许倬云先生所论:中国文化不断从核心向周围发展,但同时,核心也因为吸收了周围传进来的东西而不断产生变化。⑥依此说明,当时中国文化向外输出的同时亦吸纳了诸多外来文化因子以构成恢宏的艺术气象。而宋以后,士大夫阶层在承传中国画水墨语言表现上不遗余力,渐使墨色不作为色彩中的一种颜色,而在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等层面上,将墨色的运用上升至一个哲学层面去加以论证、肯定和推广。水墨为上的理念含有社会、政治等方面强制性推进的意味,至此,近千年的水墨语言成为所谓正统语言,水墨为上的理念泛荡开来,致使丹青之事就此退入幕后或仅为墨之辅助之用。更可怕的是以用墨为上为雅,至此近千年中国画的表现语言汇成一墨色长廊,其间虽有起伏波澜,但墨色的使用太多太滥毕竟单调,以上分析可以看到艺术理念对艺术表现语言的形成有着深刻的影响。

  首先,任何事物的发展,观念的更新与重塑是根本的问题。艺术与时代的发展,在历史演进中,呈现其多维、多元的复杂态势。艺术与时代,有时艺术的样式更迭促动时代发展,时代发展中对新艺术语言的新锐,时代必做出回应。另外,时代对艺术新的发展应整合出新的认识,这种认识经多维的整合、梳理与总结,反过来,又推动艺术自身进行反省、总结以推进艺术至新的层面。中国花鸟画必须要在承传中,面对时代发展以极大的勇气融进新的理念。绝不能再依固有的、封闭的观念去束缚自己,用旧的图式语言抵制新的图式语言。中国花鸟画只有在对自身概念界定的辨析中,图式语汇转变中植入新的构成元素,即从理念的更新、表现语汇的更迭转换这两种途经的努力中,才能使中国花鸟画在新理念的促动下创造出新的图式语言,以使中国花鸟画真正步入全球当代艺术洪流中去。正如许倬云先生曾对全球文化交往研究中,在考证其文化交往的规律中所发现的,接触冲突交流适应整合。五个阶段的内在关系亦谙合任何艺术的发展路径,中国花鸟画亦不能例外。

近现代的中国绘画已无有盛唐之气,更没有宋人体察自然的虔诚心境。近现代中国画于创作理念与创作实践两方面,由于强势文化的冲击,在被动吸取的同时,亦有艺术觉醒者的奋斗与思索。在融化、蜕变、创造、拿来等多个层面上有所探索与践行,中国画的表现语言发生了一些变化,但从其理念的追求与创作成果的表现性上,仍存有磨合中的抗拒意味,未有脱胎换骨的新语汇出现。

  第二路径:重塑新图式语言

今天面对当代的社会信息化、全球一体化的世界场景,中国绘画怎么能在新的理念作用下,以新的图式语言融入世界?同时在中国画再发展的路途上,如何强化与理解理念与表现语言的互动关系,突破的途径有哪些?可从以下几点展开思考:1.以构筑类文明思考的大视野为基点,以人类创造的全部文明为纳取对象为原则,以文化间无碍的交流为前提,以此建立中国画融创的新理念;2.以当下全球一体化为思考点,以多门类艺术形式为借鉴对象,努力在理念的根本转变下,努力借鉴现当代各艺术门类在形式语言上的创新,以突破中国画自身所设科目的界限,将科目设定视为限制创想的条框而破除之,换之以视觉研究为出发点的融创支点;3.突破题材的限制,拓宽取材视野,坚决摒弃折枝花、寄居鸟的程式化图式语言,视自然中生机盎然的千万物种均为情托、情寄之物;4.塑造平的结构画面,将虚幻的平远、高远、深远的空间压缩至逼迫你不得不看的平的结构空间;5.黑色只是一种颜色,不是形而上的概念表述,黑色是沉稳、神秘、高雅的重色,黑色于当下也绝不能代替阳光折射下的七彩,它仅仅是一种颜色;6.让色彩进入画幅,只要符合表现感受,任何色彩都是可以采纳取用的,色彩的进入与使用还原了中国画表现语言在初创与发展的全部意蕴,更能反映中国画承传的全部意义。

  1.取材视野的拓宽

结语

  《宣和画谱》序目将花鸟在题材与意义列为第八门。因草木之华实,禽鸟之飞鸣,动植发生有不说之成理,行不言之四时,诗人取之为比兴讽喻⑬。可见宋以上中国花鸟画的取材范围是以自然造物的丰富性为前提。宋代花鸟画的取材从遗留下来的画幅中,亦可看到丰富多样动植物品类,与杂草野花构成其生机盎然的多彩世界。借物咏志,舒展心胸与宇宙同一呼吸的悠然画面,抒发了汉民族的宇宙情怀。自唐王维开创水墨语言至宋,水墨语言影响宋代花鸟画不是太大(宋代山水画受水墨影响尤甚)。至元、明、清,以水墨语言表现花鸟画已臻成熟。即以水墨语言表现自然中一部分的花卉鸟兽以借物咏志。我认为,宋以后的花鸟画在取材方面走向愈来愈窄的局面,表现在:一是极权社会形态上层建筑的需求,加之农耕文明深刻影响所形成的政治与文化要求;二是士大夫阶层在社会各领域话语权的强盛,阻止了民间与上层社会间交互融通的渠道。自然艺术语言必反映之,尤其宋以来士大夫阶层的展情抒怀。故,梅、兰、竹、菊、鱼、鹤、马、鹰等成为描绘的主要题材,以上取材亦是士大夫阶层心志表述的象征符号;三是水墨媒剂的技术在题材长期导引的氛围中,专攻以上取材物象的技法日渐成熟,且又具有广阔的市场欲求空间,加之取材对象的内含与象征意义,促动与确立了以上取材的集体认可。以上几点为宋以后中国花鸟画取材狭窄的缘由。

当下的中国在外部世界不断挑战与挤压中发展与成熟起来。中国画在当下文化接触冲突交流适应导引下,必定能在近百年前人努力基础上,整合出中国画于当下与未来可以再发展的路径。统观中国画漫长的发展历程,值得欣慰的是正像已故著名美术评论家翟墨先生所语:中国文化在外界刺激和自身变异中一直进行着生生不息的发展从中国传统文化整体发展中,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中国每个历史时期传统文化对纳取外来文化所反映出来的敏锐与勇气,正是我们要承传的最根本的传统所在。近百年中国文化在外来文化的影响与冲击下,仍能运用自身的肌体来消化与融汇,而产生出新的文化基因,必然要促动中国画的再发展。通过近百年的努力,尤其是30年来的改革与发展,在多元文化的融汇中,文化新的综合体已出现端倪,当下中国画亦会在文化作用下必然出现多种新的多彩语汇。提出后中国画的概念以适应当下文化艺术发展主流趋势亦不为过。由于当今世界文明趋同的增快,文化中有你有我的迷离缠绕而又独显各自特色,中国画的再发展必然会以此背景去展开思考,艺术践行中会修得正果。

  当下中国花鸟画在取材上仍是沿袭历史遗留下来的传统视野,这必然使花鸟画在表现语言上仍然雷同与相仿,这必然导致当下中国花鸟画在当代艺术语境中处于一种尴尬的局面。当代社会所带来的审美多元、欲求多样化、艺术多元选择与互融的发展态势,无不构成对中国花鸟画的不断冲击。种种冲击势必让中国花鸟画在取材上能否为当代受众接受,从而形成时代的表现语汇。我认为应从几个点去思考解决:一是取材要打破传统的取材对象;二是取材的范围要扩至整个大千世界;三是突破仅以水墨表现语言的单一性,尝试以不同的表现语汇,研究探索出对新的物象在造型表现上的新的表现技法,依此才能重新构建中国花鸟画符合当代欲求的新图式语言。

艺术理念与创作以互动的方式凸显人的创造精神。中国画必须纳取多元文化以融创中国画的新语言,使中国画新的图式语言共鸣于当下世界。依此,才能从真正意义上弘扬民族文化传统以开拓未来中国画发展的新天地。

  2.结构空间的重塑

注释:

  现当代艺术自19世纪末发端至今,在视觉革命性的演变中,给人类思想、行为、生存环境等带来巨大的冲击。新的视觉秩序的建立与推进,对中国传统艺术中的中国绘画,从理念、创作实践均造成极大影响。面对此情中国花鸟画亦不能独守或躲过这一变革的历程。

①②梁元生、黎明钊著:《我者与他者中国历史上的内外分际》,江山风雨晦,长河万古流,序文,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0年8月,第3页。

  现当代绘画冲击传统绘画最直接的两个点,一是空间问题,二是绘画自身的问题。

③许倬云讲演录:《知识分子历史与未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9月,第32页。

  绘画、雕塑和建筑是空间艺术,由于这个原因,在探讨二十世纪或者其它任何时期的艺术时,就要分析艺术家对空间组织所持的态度⑭。这是HH阿纳森在《西方现代艺术史》原序第一段话语。话语以空间与艺术家之间的关系来探讨现代艺术与传统艺术之间区分的分界点,此语有其深刻思考背景。新古典主义艺术中的文艺复兴传统这个传统就是,

④翟墨总主编、陈履生编著:《傅抱石画论》,河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7月,第2页。

  对于控制绘画空间结构的透视消退法的使用⑮。进而他做出结论性的话语:古代早已认识了透视,由于文艺复兴运动,透视法才成为一种创造性的绘画方法。它是自然的模仿,是视觉的幻象。而现代艺术早期的最伟大的革命,大概就在于有可能抛弃这种看法和透视技术,结果,使绘画以及雕塑就是绘画和雕塑自己,并不模仿别的什么东西,它有自己的法则。⑯抛弃透视技术坚守创作中自己的法则运用,即是现当代艺术新的创作主张。

⑤翟墨著:《中国现代美术理论批评文丛》,人民美术出版社,2008年11月,第15页。

  基于对现当代艺术在理念与创作突破两方面的理悟,反观当下中国花鸟画的实践状态,存在以下缺憾:一是长期在政治的、经济的、技术的多重约束下,中国花鸟画取材的狭窄,物象的形与势描绘于空间(纸的二维空间)中,趋于程式化的模式与结构。如梅、兰、竹、菊、四君子,吉祥动物:鹤、鹰、虎、马等。由于取材的制约,以上物象在长期描绘的过程中,形象反映显现出程式化的模式。如水的应用,墨的深浅,关键是形的描绘上有一整套的表现手法,那么,这些程式化的模式与技术上的套路,无疑会在物象描绘时,在分割占领画面空间上亦有一整套的分割模式;二是由于中国花鸟画在长期演进中,取材有特定对象,更

⑥许倬云讲演录:《知识分子历史与未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9月,第33页。

  有梅花不畏寒苦、竹有刚正清廉、兰有清雅、菊有高洁、鹤比寿限、鹰喻高远、虎比安康吉祥等。这些长期净化过的题材,必有套路表现之。如鹤配松、虎配深泉、鹰必与松石相伴。由于物象相同,加之喻意表达,可想,在画面空间中的组合与分割规律、空间的表现等,均有高远、平远、深远的透视的表现,以形成幻化的视觉空间;三是结构的组合,还是取材中物象形态的限制,折枝花的处理手法与传统所尊崇的白与黑的组合,使画面组织结构趋同,幅幅相似是为特征。以上中国花鸟画所存有的缺憾,实质上是花鸟画发展中要树立与建立新的空间与结构的语言。观念与语言的建立必然要促动花鸟画在取材上范围要扩展,以万

  物皆可入画为取材观念,以拓展新的表现语言。新的物象纳入取材视野,新物象的启示,必然会有新的空间与结构组合的形式语言出现。

  3.色与墨的互融互动

  中国绘画的传承与发展需要厘清以下诸问题:一是如何全面理解传承内涵,摸清文脉;二是促动发展的综合因素分析;三是技术因素推动作用。黄宾虹语:古先画用五彩,号为丹青。考察中西方艺术的肇始,绘画形成独立的艺术形式,必用色彩描绘物象。那么,五彩先于水墨。墨色即黑色,只是画中用色之一。中国绘画唐以前应该是笔墨与丹青表现自然并驾齐驱的局面。自唐王维开创水墨语言,文人画肇始。宋、元、明、清水墨画表现语言至鼎盛期。丹青虽用,已成辅助元素。更由于文人话语权的强盛,致使水墨语言为上的图式语言,长期主导中国画的发展方向,以致于形成了中国画必用水

  墨表现才是正统的中国画这一评判标准,其实质是误导了中国画全面发展的诸多路径,中国花鸟画亦不能脱离这种影响。

  我在经年不辍的艺事践行中,通过色、墨并用,对其互融互动的认知,有较深体悟。一是理念方面,考察中国绘画,色与墨是中国画艺术表现语言的两个面,两个面的溯源求索会指向民族文化发展的原点。我理解色与墨的表现不在用哪种色重要不重要的问题,而必须是用色用墨必随心而动。识心才能驱动任何技术元素表现心之所动。正如清张式的画

  道之中,水墨为上,上与尚同,非上下之上。后人误会,竞认水墨为上品,著色为下品矣。艺术表现人生,用何艺术表现元素均不是实质性问题,关键是艺术创作中如何表现内心所感知的第二自然的内在美与表现结果的美,这是艺术的关键所在。由此,当下中国花鸟画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去思考:一是接受全球化时代所传达出的艺术多元的表现理念,抛弃旧的陈腐的创作理念,重构花鸟画的表现语言;二是勇于接受当代科学技术所馈赠的多种技术手段,以探索新知科学精神的建立,重新审视中国花鸟画在材料表现手法可以更新的空间;三是探索研究丹青元素,在取材拓展以符合于时代与内心渴求的基点之上,纳取异域艺术对色彩科学分析及运用方法,以补充进当代花鸟画创作的实践中去。当下中国花鸟画创作实践中,用墨用色不是关键,关键是表现心之所动之际的调度之神妙的创作能力,以完美表现当代生机勃勃的大千世界。

  结语

  面对全球资讯、格式化时代,任何民族文化均处于焦虑状态,尤其是面对异域强势文化的冲击,这种焦虑显得更加凸显。当代中国其社会的形态呈现极为复杂的结构组合,无疑对艺术的要求及艺术家个人创造的能动性,在多重空间给以巨大的挑战。这种挑战,同时又会给我们提供巨大的再发展的空间。中国花鸟画如何突破自身传承的束缚,如何在文化多元竞争、挤压状态中走出新路,只有转变创作理念,调整我们的研究思路、纳取异域文化的营养、加大实践与尝试新的技术、拓展花鸟画取材的视野、以探索新的物象表现语言。同时,建立当代中国花鸟画平面、自律与结构空间的表现语言,以多彩融入墨色表现生机盎然的大千世界,依此才能建立起新的富有张力的新视觉语言。

  全球互融时代,艺术是促成全球和谐共处的一个重要纽带,中国花鸟画于当下时代发展中,一定要顺应时代发展的大势走出新路,我认为,在前辈大家的艺术探索及硕果的基础之上,中国花鸟画必能步入新的路径。

  注释:

  ①许倬云:《我者与他者中国历史上的内外分际》,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0年,引言,第2页。

  ②张森:《多元吸纳,走化育之路对当下中国画创作的思考与创作主张》,文艺争鸣,2010年,6期。

  ③孔六庆:《中国画艺术专史花鸟卷》,江西美术出版社,2008年,第94页。

  ④⑤⑥同上,第45页、第20页、第21页。

  ⑦许倬云:《我者与他者中国历史上的内外分际》,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0年,第123页。

  ⑧⑨⑩同上,第125页。

  ⑪梁漱溟:《中国文化的命运》,中信出版社,2010年,第32页。

  ⑫翟墨:《中国现代美术理论批评文丛》,2008年,第356页。

  ⑬俞剑华注释:《宣和画谱》,江苏美术出版社,2007年,第7页。

  ⑭【美】HH阿纳森:《西方现代艺术史》,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86年,原序。

  ⑮⑯同上。

本文由美高梅集团-4688美高梅集团-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协会组织,转载请注明出处:对当下中国花鸟画发展路径的思考

关键词: